Home谁能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电...

谁能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电竞俱乐部?

赛博朋克之父、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分布不均匀。”

电竞行业显然属于这一范畴,因为它常常被人误解,但又总能打破人们对它的固有认知。

2019年,丹麦俱乐部Astralis抢先拿下首家上市电竞俱乐部头衔;2020年,大卫·贝克汉姆代言的Guild Esports成为首个在LSE上市的电竞俱乐部……

越来越多的投资案例显示,整个国际电竞公司的体量在不断走高,资本的投入回报率也在不断攀升。据电竞商业Meta统计,在刚刚过去的7月,全球范围内就发生了12起与电竞相关的投融资大事件,总数额约为2.12亿元。

回望国内市场,整个电竞产业发展得也是如火如荼。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已接近1500亿元,预计到2021年底,中国电竞用户将达到4.5亿人,整体市场规模将突破1800亿元。

从不被认可,到迎来黄金时代,电竞这名中等生是如何实现逆袭的?在越来越多的电竞公司资本化的当下,谁能成为中国电竞第一股?

01 中国电竞23年,从不被认可到迎来黄金时代

1998年,《星际争霸》《反恐精英》的流行,标志着国内电竞行业开始起步。但那时的电竞市场整体趋于边缘化,对于很多人来说:看不懂、看不透、看不上。

此后几年,电竞行业也一直在不被认可的逆流中艰难前行。

直到201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电子竞技终于得到官方认可。这一年,也成为了中国的电竞元年。

此后,随着《英雄联盟》和DOTA2的诞生,游戏平台开始由单机走向网络,而游戏厂商们也开始举办一系列的电竞比赛,整个电竞行业开始朝着蓬勃、健康、有序的方向快速发展。

尤其是近几年,电竞行业多次出现爆发式的增长和焦点性的事件。电竞不再是人们面面相觑的敏感话题,而是投资人眼中不断上涨的香饽饽。

从资本布局到政策导向,从跨界热捧到品牌加码,无一透露出电竞行业正在成为下一个资本蓝海。

1、大厂布局,资本较量 

今年1月,哔哩哔哩电竞宣布已完成了首轮1.8亿元融资,此次融资由浙江创想文化基金领投,天府文投和博瑞传播跟投。融资完成后,哔哩哔哩电竞表示将继续打造和运营更多电竞IP内容。

6月,在腾讯电竞举办的年度发布会上,腾讯电竞公布,过去一年,腾讯电竞的版权收入增长了58%,头部赛事收入增长了36%。同时,腾讯电竞将涉足电竞酒店、电竞馆、电竞咖啡厅、电竞家居等业务。

2020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加大了对自研游戏开发以及海外游戏发行的力度,并成为游戏行业头部领域不可忽视的有力竞争者。今年3月,字节跳动40亿美元收购沐瞳科技的新闻传遍了游戏圈;沐瞳科技方面表示,此次并购后,沐瞳科技会保持独立运营,并加强在游戏、电竞等领域与字节跳动的深度融合,共同开拓全球游戏市场。

在游戏研发上收获了足够的玩家后,网易也开始输出自己的电竞体系。在《第五人格》《荒野行动》等游戏出海获得成功的基础之上,通过本地化运营,网易已成功打造荒野行动CHAMP、第五人格COA、TOP Clans等多个成功的海外赛事品牌。

互联网大厂之间的资本较量,往往是投资界的重要风向标。

电竞行业亦是如此。2017年10月,VG电子俱乐部获得了来自达晨创投、娱乐工场、逍遥资本的5000万元投资;2019年10月,威武电竞获得了今蓝投资、江西日月明实业有限公司、国金投资、Star VC上亿元的投资;2020年12月,电竞直播内容供应商“小象大鹅”宣布获得了来自B站、快手数亿的新一轮融资……

资本寒冬中,电竞产业却在逆行而上。

《2020电竞产业投资白皮书》统计显示,仅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就产生了6起投融资案例,总金额约9.1亿元。

2、产业外延,多元发展 

几年间,电子竞技已经从原先的“不务正业”、“小众项目”,成功突破圈层、强势成长,成为了一项“大众体育”和“未来体育”。原来对电竞态度不明确的各地政府,也接二连三地推出了一系列扶持电竞产业发展的政策,帮助各项赛事和俱乐部落地,很多城市都喊出了自己的“小目标”。

其中,北京将电竞产业作为2021年的城市品牌,上海明确要打造为“全球电竞之都”,广州力争在年内建成全国电竞产业中心,2022杭州亚运会正式纳入电子竞技比赛项目……

与此同时,品牌方的金主爸爸们也不甘寂寞,纷纷下场布局电竞领域。

数年时间,从联赛到俱乐部,赞助商数量呈指数级上涨,奔驰、KFC、巴黎欧莱雅、vivo、麦当劳等大量传统品牌加码入局。今年7月,比亚迪成为唯一一个同时赞助了LPL(英雄联盟)、KPL(王者荣耀)两大赛事的汽车品牌。

越来越多的电竞俱乐部生态从原来严重依靠注资投入运营,逐步转向商业化收支平衡的方向发展。

踏出成熟项目的圈子,电竞也开始朝着多元化、跨领域的纵向发展。

比如,不断出圈的电竞类题材影视作品。2019年,爆红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让演员李现晋升为“七月男友”,带动了观众对于电竞行业的热议;动漫改编而来的《全职高手》《穿越火线》则真实描绘了电竞职业圈的群像。

2021年,随着电竞题材剧《你微笑时很美》和《你是我的荣耀》的开播,电竞行业的真实情况在网上引起热议,并再一次掀起了电竞热潮。

依托庞大的受众群体,无论是电竞产业本身,还是围绕电竞题材开发的内容,都使得电竞产业不断外延,并像强心剂一样增强行业向外的力量。所谓文体不分家,核心都是“人的精神”展现出的独特魅力。

02 从“网瘾少年”到“为国争光”,电竞产业背后的三重价值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电子游戏就是这个社会里的洪水猛兽,爱玩电竞的人被称作是“网瘾少年”。而今,电竞产业终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为国争光”的奋斗路上,甚至有许多人认为,“电竞就是国内Z世代心中的中国女排。”

而电竞产业之所以能够实现这样的变化,归根到底还是它价值意义的不断显现。我们总结了其中的三重价值:

价值一:饭圈化,电竞会成为主流宣发渠道之一。

如同饭圈粉丝为爱豆应援一样,电竞消费群体的不断扩大,也成为了电竞市场整体规模走向扩张的重要出口。

根据Mob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移动游戏行业深度洞察报告》,2020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突破2000亿,在整体游戏行业中占比逐年攀升至75%。国内移动游戏用户渗透率较高,用户规模接近7亿。

相较于其他受众人群来说,这类受众人群对商业广告的包容度更高。“电竞可以为品牌曝光提供多种渠道,比如,队服LOGO印贴、官方微博宣传、选手代言以及PR合作等。”

此外,相比其它宣传方式来说,电竞的ROI也更高。“现在布局电竞在电竞领域的投放,是所有投放流量渠道最便宜回报最大的。每次电竞俱乐部的参赛,都有B站、虎牙、斗鱼、腾讯、微博、抖音、快手等平台的直播推广,只要俱乐部有出场率,就有广告露出。”OC俱乐部创始人周日和曾提到过,有的电竞俱乐部能为企业省下每年几千万到数亿元的宣发费用。

例如,2019年,FPX夺得S9英雄联盟全球总冠军,当时风光无限的不仅是FPX战队,还有在比赛中每隔15分钟就会出镜的OPPO Reno Ace。而OPPO不仅是拳头公司的长期合作伙伴,也是冠军战队FPX的赞助商。S9全球总决赛,FPX的夺冠让OPPO赚足了流量。

价值二:产业化,“电竞+”正在开创更多的深度融合。

互联网时代,万物皆可跨界。

随着电竞产业影响力的不断提升,电竞IP所具有的商业价值也在持续扩大。因此,电竞与更多场景的跨界融合,将孵化出更多的“电竞+”生活新业态,比如,电竞+旅游、电竞+酒店、电竞+商场、电竞+餐饮、电竞+场馆……使得电竞与用户的生活也更加紧密融合。

腾讯电竞方面,更新了其商业计划:将涉足电竞酒店、电竞馆、电竞咖啡厅、电竞家居等业务。

“电竞+酒店”是指,腾讯电竞未来将和香格里拉、Hyatt、Ascott、万达、金茂酒店等酒店品牌合作,推出腾讯电竞主题房。

“腾讯+餐饮”目前也有计划,腾讯电竞将和Tims合作开设电竞+咖啡馆,升级门店首家落户深圳,店内提供电竞比赛现场、电竞触碰互动桌、现场观赛等联动服务。

今年年初,北欧家具品牌宜家再次推出电竞主题的产品,基于“将电竞融入生活”的理念,将受众群体分成了专业玩家、游戏主播、普通爱好者以及学生群体四大类,并针对每个群体的“常态”设计相应的家具产品。

毫无疑问,“电竞+”的产业化运营,正是充分利用用户对电竞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将这种情感寄托延伸到了电竞合作产品中。

价值三:生意化,电竞正在成为一门好生意。

依托电竞用户对电竞行业牢固的情感,同时在原本电竞拉动商业变现的方式之上,这一年电竞商业化的发展已经开始逐渐反哺俱乐部以及电竞产业。

地理角度而言,电竞产业在中国的发展最早是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现在电竞城市版图已从少数的几个中心城市,逐步往外扩散,如深圳、成都、重庆、武汉等电竞游戏和电竞用户活跃的城市。

如今,城市和电竞正在融合发展,电竞地域化的现象越来越明显。比如,成都推出过《关于推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等政策,也举办过WCG世界总决赛、KPL年度总决赛等大型年度赛事。而今电竞已经成为了成都的新名片,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电竞爱好者来此。

市场环境角度,在新冠疫情的蔓延下,电竞成为率先线上复赛并成功举办世界性赛事的体育内容,这直接带动了市场关注度和投资热度的回升,电竞内容运营商和电竞俱乐部是疫情以来较为典型的投资对象。

03 继Astralis、Guild Esports之后,中国也要有自己的上市电竞俱乐部了?

2019年12月10日,是定会被记录在电竞发展史上的一天。

这一天,Astralis的全体选手登上了时代广场的大银幕——Astralis战队的母公司Astralis集团上市,成为全球范围内第一家上市的电竞公司。

10个月后,资本市场迎来第二家电竞俱乐部上市公司——Guild Esports在伦敦交易所挂牌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贝克汉姆是其代言人和第四大股东。上市之后,Guild Esports共募集2000万英镑,市值约为4120万英镑,而贝克汉姆当初用24.6万英镑买下的股份,暴涨至178万英镑。退役以后,转型投资人的贝克汉姆逐渐构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而他在电竞领域的这一成功投资案例,也助蛰伏多年的电竞行业赢得了更多人的关注。

而今,资本市场或即将迎来第三家电竞俱乐部上市公司——星威忍者。星威忍者,是由星竞威武、NIP合并而成。前者是此前eStar俱乐部和V5俱乐部合并成立的公司,后者是一家瑞典电子竞技组织,也是CS竞技史上最知名、最成功的战队之一。

这家公司你不一定听过,但一定知道他背后的董事长——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子何猷君。

除了何猷君,星威忍者背后的股东还包括斗鱼、奇虎360、真格基金等等。

当然,在电竞圈,只拼豪华的股东阵容作用不大,还是要靠成绩说话。星威忍者公司与OC电子竞技俱乐部达成战略合作,由后者为其英雄联盟手游LOLM提供专业的赛训。据了解,OC电子竞技俱乐部由周日和与 知名自媒体人、大明火微绘珐琅传承人“大能”创办。

同时,星威忍者还在除了电竞俱乐部外,积极拓展多种经营,打造电竞产业链服务企业,由此可以实现营收多元化。

据路透社报道,两家公司2021年的总收入将超过4亿元。双方合并之后,计划于今年年底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若星威忍者成功上市,将成为第三家以电竞战队为主体的上市公司,以及中国电竞战队第一股。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电竞第一大市场,星威忍者的成功上市也将再为中国电竞市场注入一剂强心剂。

04 飞娱财经的思考:电竞赛事体育化,电竞文化大众化

作为受众基础庞大的文化产品,电竞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和塑造着受众的价值观和文化认同。

一方面,电竞通过国家体育总局获批成为了杭州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预示着电竞向体育产业的推进和转型升级。

另一方面,通过移动电竞、校园电竞和女子电竞的快速普及,电竞俱乐部也在通过大众化落地助力电竞产业的更广、更深的传播。

市场体量的不断扩张,使得电竞这头“经济巨兽”已经无法被忽视,它对社会产生的影响也越发明显。而像OC电子竞技俱乐部这样的新生力量,也需要更多的资本力量关注和支持。

更重要的是,相比于它的经济价值,电竞的文化价值也更容易在这些电竞俱乐部的成长中发扬壮大。而电竞俱乐部作为链接电竞产业上下游的关键一环和粉丝的精神载体,也将是最直接的受益者。

部分参考资料:

1、艺恩数据,《2021中国电竞行业趋势报告》

2、头豹,《中国电竞俱乐部短报告》

3、东球弟,《24.6万买下4.78%的股份,如今电竞队上市,贝克汉姆股份市值多少?》

4、电竞商业Meta,《杜兰特投资站队新增美军背景,ESL新增币圈伙伴Coinbase,7月上半月10起电竞营销一览》

5、电竞商业Meta,《2020全国电竞城市报告解读:企业集中北上广,用户最爱宁穗汉》

6、南方都市报,《何猷君欲携瑞典战队组公司上市,或成中国电竞战队概念第一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飞娱财经”(ID:feiyucaijing2021),作者:元园,内容架构师:静静,36氪经授权发布。

推荐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20 − 6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