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比特狗新闻马斯克要把币圈的虚火,烧到...

马斯克要把币圈的虚火,烧到音乐圈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喜东东,36氪经授权发布。

“《鲨鱼宝宝》压垮了一切!观看量比人类总数还多。”

6月2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发布了一条关于热门儿童歌曲《鲨鱼宝宝》(Baby Shark Dance)的推文,结果导致三星出版公司(Samsung Publishing)股价飙升。

这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发表“乐评”,也不是他第一次以音乐的名义推动资本市场了。从NFT、狗狗币,再到股市,马斯克似乎很乐意把资本圈这套玩法带到音乐行业里。

A 推特“乐评人”

马斯克针对《鲨鱼宝宝》发推当天,三星出版公司在韩国的股价一度飙升超过10%,在收盘时涨幅收窄至6.29%。这家公司与韩国企业集团三星集团(Samsung Group)没有任何从属关系,尽管它们共享“三星”这个名称。

去年底,《鲨鱼宝宝》在YouTube上传后的第四年,以70.4亿的观看量,打破了2017年诞生的“洗脑神曲”《Despacito》的记录,成为了当下YouTube上观看次数最多的视频。如今,歌曲视频观看数直奔90亿而去。

《鲨鱼宝宝》这首歌的曲调来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在网上也已流行了十多年,但SmarStudy公司在2016年制作了翻唱版本,公司Pinkfong部门制作的创意视频引爆网络,迅速让歌曲火遍全球,并诞生了相关的一整条产业链。(详见:低幼网红歌《小鲨鱼》是怎样养活说唱音乐人的?)三星出版公司(Samsung Publishing)则是SmarStudy第二大股东,从事出版、线上教育等业务。

评论《鲨鱼宝宝》之外,马斯克其他言论也很容易引人遐想。

6月1日,在加密社区里,有人P了一张音乐节舞台效果图,舞台上充斥着狗狗币的头像元素,配上文字:你会去狗狗币音乐节吗?他还煞有介事地说,应该让埃隆·马斯克自己来当DJ,让Grimes(马斯克女友,电子音乐人)和Snoop Dogg 来演出,每个人带着自己的狗,一切用狗狗币支付。同时亿万富翁的狗狗币支持者马克·库班(Mark Cuban)应该来做投资人。

这一建议还真引起了网友严肃地讨论,有人建议音乐节门票应该用NFT形式发售,应该让风靡全球的洗脑神曲《Who Let The Dogs Out》(来自巴哈马的9人乐团Baha Men演唱的一首歌)当主题曲。然后马斯克也下场了,评论了一句:听起来挺有趣(Sounds kinda fun)。

其实在网上,早有人开始张罗名为Dogepalooza的音乐节,这个音乐节据说要在秋天落地,成为“大家分享对狗狗币热爱的一个有趣的途径”。

不过,马斯克这次直接回复更容易引发想象:他会不会哪天真的搞出一个狗狗币音乐节?

B 币圈音乐爱好者

马斯克早就公开宣称自己对音乐的热爱。他曾在其推特上说:“我热爱音乐,它让我的心在歌唱。”

他的现任女友就是电子音乐人Grimes,两人通过音乐与人工智能相互结识。马斯克和电音女友Grimes相处久了,甚至激发了他对音乐的创作热情。2020年初,马斯克就在SoundCloud上架了自己的首张电音单曲《Don’t doubt ur vibe》,还把自己在公司的头衔改成“特斯拉电音之王”(Technoking of Tesla)。

马斯克过于被神话的影响力,让他如今成了资本圈呼风唤雨的大佬,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引发各种解读。此前,比特币、狗狗币等加密货币的价格,就因为这位科技圈亿万富翁的评论出现大幅的波动。他的推文此前也被认为影响了GameStop等股票的走势。

作为资本圈大佬,马斯克对音乐的热爱当然不会仅止于艺术领域。最近,马斯克颇有把这股资本圈炒作的劲头带入音乐圈的意思。

今年3月,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将“把一首关于NFT的歌作为NFT来出售”。并发布了一段2分钟的视频,背景音乐是一首以NFT为主题的Techno音乐。

一个NFT的奖杯在太空中旋转,周围围绕着许多加密货币。奖杯的顶部是月亮,而月亮在币圈文化中也指代加密货币。底座还有几个单词,分别是“HODL”(代表“珍惜生命”的加密meme)和“computers never sleep”(计算机永不休眠)。另外几个金色的小狗雕像暗指马斯克曾多次推广的加密货币狗狗币。

在他下场前不久,女友Grimes曾经在20分钟内成功拍出十首NFT形式的歌曲,成交价为580万美元。不过,马斯克这一声吆喝之后,至今仍没有后文。

一时间万物皆可上链,音乐圈也不可避免。仅在最近,一大批依托NFT的音乐项目就集中上马,甚至币圈媒体上也开始出现音乐人的采访。

像香港音乐人陈奂仁在4月发行了NFT作品,又刚在5月27日通过NFT平台Treasureland发行了第二个NFT《The XXXX Is An NFT》,77张唱片在1 分钟内售罄,共计售价约19万美元。至于其他在NFT上发歌、宣称开发NFT应用的音乐人和公司就更多了。

不可否认的是,NFT从小众到成为被大众熟知的“网红”,离不开马斯克等人的名人效应加持。

这一切在狗狗币走红的过程中似曾相识。在马斯克为狗狗币摇旗呐喊的同时,很多资本圈大佬和名人先后站在马斯克背后,为狗狗币发声。

3月,美国亿万富翁马克·库班宣布,他名下的NBA球队达拉斯独行侠队(原达拉斯小牛队)将开始接受狗狗币付款。对于狗狗币来说,这无疑又是这是一个重大利好。说唱歌手Snoop Dogg和Soulja Boy在内的音乐家以及Kiss乐队主唱Gene Simmons都与他们的粉丝分享表情包和推特。

C 音乐金融化?

可能你到现在也没搞明白狗狗币、NFT到底是什么,但这不重要。如今,这些词汇更像是火遍全网的一个“梗”,是大家在虚拟世界的一个共识,至于其背后的技术和具体的应用,反而是其次的。

其实今年,NFT真正出圈是从绘画圈开始。3月11日,Beeple一件NFT作品《每一天》以6934.6万美元 (约合人民币4.5亿元)在佳士得拍卖行成交,一举让Beeple成为目前健在艺术家拍卖的单个艺术品排行中的第三贵。

Beeple《每一天》

《每一天》的拍卖底价为100美元,最后的成交价是底价的69万倍。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任谁也难以抵挡NFT的诱惑,此后NFT不断打破币圈的次元壁强势进入公众视野,进入了包括音乐在内的艺术领域。

至今,市场对NFT的评价也是两极分化。

一方面,簇拥者认为NFT的真正价值在于让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事物被赋予了“独特性”,进而产生“艺术性”与“交易价值”。另一方面,质疑者认为NFT市场存在着明显的泡沫,其与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币发行)居有相似性,涉及许多合规问题。

至于马斯克一直摇旗呐喊的狗狗币,本来是创始人用3个小时开发的山寨币,颇有玩笑的意味。开发者比利·马库斯(Billy Marcus),和概念发起人杰克逊·帕尔默(Jackson Palmer)都在2015年先后卖出了所持有的所有狗狗币,退出了“狗币的江湖”。

至今,华尔街等机构并未布局狗狗币,但并不妨碍其在马斯克的号召下,拥有众多的簇拥。狗狗币的暴涨、暴跌也大都与马斯克脱不了干系。可以说,马斯克喊一次涨一次,Diss一次跌一次。如今,狗狗币以超过2800亿人民币的市值成为第六大虚拟货币。

其中真正受益的,主要还是最初就与币圈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大佬们。很多人也开始Diss马斯克,因为就连共识性最强的比特币也在马斯克的指挥棒下波动,如果名人仅凭一己之力,便能够影响一个行业的正向发展,一个人就扰乱了币圈的“去中心化”,这就完全背离了区块链世界的初衷。

最近,马斯克对音乐圈的兴趣似乎越来越浓,虽然尚没有实际动作,但也确实让人紧张。

之前,他就在推特上称,艺术家从流媒体那里获得的分成少得夸张。但当版权交易热潮带来了音乐版权资本化的趋势,NFT和虚拟货币进一步将其金融化,这真能带给音乐创作和音乐人实际的益处吗?如果马斯克一个推文就能影响股价、币价,艺术家岂不是成了资本大佬炒作的工具?

如果可能的话,希望马斯克能真正利用区块链技术,为音乐行业开发出创新性、可落地的产品。要不,干脆放过音乐行业吧。

推荐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8 − 1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