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比特狗新闻每年买10种市值最高的加密...

每年买10种市值最高的加密货币,三年后能赚钱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锐问 Record”(ID:tigerrecord),作者:Alex,36氪经授权发布。

Joe在国际人道救援领域工作,帮助灾区重建,并协助当地组织预防灾害。投资比特币是他的业余爱好。怀疑传统投资时,“我觉得人们选股的能力是有限的”,Joe从2018年元旦开始买入数字加密货币。

他找出市值排名前10的加密货币,每一种买100美元,长期持有,然后每个月记录行情变化。之后每年元旦,他都会重复这个叫做Top10 Crypto Index Fund的实验,持续做了三年。

只追踪十大加密货币,并不完美,无法像标普500指数那样准确地反应美股市场。不过,“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懒惰的指数基金,没有权重,技术含量不高。”对于刚进入币圈的新手来说,减少变量,实验能够让他们理解,全球数字加密货币市场的变化。

该市场变化如此之快。一旦Joe选择加权,就要重新平衡资产组合,卖掉一些,补仓那些涨幅更好的加密货币。交易会产生手续费。“币圈波动太多,光是手续费就会把我吃干抹净,不值得。毕竟,我一开始就只打算分配10%的精力来做这件事。”

1

“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Joe反复讲到这句谚语。因为除了资产组合,从哪里买币,怎么存,他都遵循这个道理。2021年年初购买十大加密货币时,他在三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开了户:Coinbase Pro,Kraken和币安(Binance)。

曾经为券商研发高频交易系统的赵长鹏2017年在中国创立币安。Coinbase是美国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于今年4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市值504亿美元(约人民币3214亿元)。Kraken是Coinbase的死对头,打算明年也直接上市。

交易所的生意已经做到上市,但目前加密货币仍处在监管盲区。比如,如果发空气币的庄家跑路了,你很可能无处申诉,或者需要换个理由来起诉他们。

因此Joe把加密货币也放在了不同的地方。部分在热钱包里,相当于币圈的支付宝,可以在线上花。部分在冷钱包里。它是一个离线钱包,让私钥不触网,防止黑客盗取。部分用来继续下注和生息。

“我仍然尽量避免让交易所来托管加密货币。还记得门头沟交易所(Mt.Gox)被黑客盗取的事吧。” 2014年,这家位于日本东京都涩谷区的比特币交易所,因为被黑客偷了80万枚比特币(价值约2.4亿美元)而破产。

有些人破产是因为行情波动。5月18日,中国中央银行发文称,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涉嫌开展非法金融活动。消息很快反映到加密货币行情上,第二天,比特币暴跌,据加密货币行情分析公司bybt数据,当晚有77.57万人爆仓,金额超过67亿美元。

每个月,Joe会在社交网站Reddit的加密货币分区(r/Cryptocurrency)里,同步实验进展。5月19日这天,他在今年更新的帖子下安慰粉丝,“这周也太难了,在评论区,让我们做彼此的天使吧。”

之前一个月,他的实验涨势喜人,甚至比3月份还要好。截至今年4月,Joe每个月更新一次的实验报告,已经连续乐观了7个月。

愚人节那天,他更新报告。“瑞波币(XRP)带动下,这个月也是强劲的一个月。除了比特币(BTC)和波卡币(DOT),全都在涨。但UNI币和狗狗币(Doge),取代莱特币和LINK币,挤进市值最大的十个加密货币。(这不是个玩笑。)”

那些充满前景的加密货币,它们的代号从前还在打技术牌、情怀牌,现在仿佛是个玩笑。

在社交网络里,阴阳怪气说反话,讽刺新闻事件时,网民们会熟练地加上狗头。狗头是全球通用的表情包,代表同一种反讽意味。狗狗币的代号Doge正是这个表情包的编码。

狗狗币出自设计软件Adobe的两位程序员。但他们认为加密货币是场疯狂的投机。2013年,他们联手打造狗狗币,用来嘲讽这场新世纪的郁金香泡沫,并得到大量网友响应,迅速拥有了自己的讨论社区。

两位创始人先后在2015年和2019年退出该项目后,2021年电动车公司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被投资者们视为狗狗币教主,涨跌风向标。

今年2月,这个带头要殖民火星的企业家,一天发6条Twitter,称狗狗币将是地球未来的货币,直接导致狗狗币大涨。

三个月后,5月8日,在美国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深夜喜剧秀《周六夜现场(SNL)》上,马斯克又说狗狗币是骗局。两天内,该币应声大跌超过40%。

2

这幅荒诞景象让人想起《把时间当朋友》的李笑来老师,和2018年比特币那轮暴跌。

这位新东方托福英文培训老师,2013年靠投资比特币,实现财富自由,在中国被视为“币圈首富”。五年后,他在一份事后被泄露的录音中说, “区块链世界的特点跟之前的互联网一样。得屌丝者得天下,散户最牛逼,别看你现在天天骂散户,就是他供养你,你骂人家干嘛。”

李笑来认为,加密货币的核心竞争力是流量。对于种类繁多的加密货币,Joe并不十分肯定它们的价值。

当关注者咨询买入卖出点时,他曾回答,这个实验无法告诉投资者,跌幅超过多少时,最好止损。这取决你投资加密货币的目标,以及是否信仰加密货币的长期价值。

回顾2018年那轮暴跌时,Joe的实验留下了底片。那一年,加密货币的总市值缩水了77%。从赚钱的角度来看,他只专注于前十名的策略,一开始就失败了。

最好的时候,2018年1月,Joe的资产组合都亏了20%。该月比特币一度失去其主导地位,只占总市值的33%。投资者更看好其他代币或者山寨币。但“老实说,我不是很热衷于其中一些代币。但这是实验规则。”

比特币以外,后续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层实现的加密货币被称作代币或者山寨币。至于,李笑来老师基于流量的那些虚拟货币,后来被调侃为空气币。

那一整年里,Joe都想在,到底会跌到什么地步?最终他的加密货币投资组合收益率,定格在-85%,创下全年亏损新高。

对比传统股市,“如果这些钱,我买了标普500指数,只用亏6.5%。”可之前和之后几年里,都是因为独有的抗通胀属性,比特币才吸引了更多的人。然而,加密货币市场涌入更多的是投机者。

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经过几轮爆炒,盘子已经够大,很难再有翻倍表现。柴犬币、狗狗币等小盘子加密货币,还有巨大的投机空间。这和炒股很像。投资者在科技股里很难找到收益翻倍的机会,但大麻股那些毛票或许可以。

Joe的实验数据显示,从2018年9月,一直到今年4月,比特币在加密货币市场里,从未失去过主导地位,占其总市值50%以上。但5月,这一数值降到了48.2%。这轮加密货币行情中,市场资金也开始分流去山寨币。

今年加密货币市场的明星是狗狗币,而它很快就会被投机者们遗忘。试想下,很少有人能记得2018年的明星是恒星币(Stellar)。Joe当年的更新记录写着,“2018年每个月,恒星币都是亏得最客气的一个。”

但至今Joe的实验里最受争议的山寨币是泰达币(Tether)。

“我来回和读者辩论了好几次。归根结底,这个实验不是投资策略,而是加密货币行情的快照。尽管我会带着对稳定币的喜好,去回顾行情变化。但为了保持公正,当泰达币的市值挤进前十,照实验规则,我就会买入。”

可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金融系研究员约翰·格里芬当年发现,2018一年比特币价格上涨,一半来自泰达币进行的市场操纵。

它随意发行没有实际美元支持的代币,然后买入大量比特币,抬高比特币的价格,从2500美元/枚蹿升至1.9万美元/枚。而彼时,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低于6500美元,并且还在下跌。

投资泡沫几乎总是以相同的方式造成的。有人从资产负债表中拿钱,可能是现金或债务,然后将之虚构成收入,让投资者感知到价值上升。当资产负债表再也没有余额时,泡沫破裂。

这一招1636年荷兰的郁金香商人玩过,1999年卖广告的网站玩过,2008年投资银行雷曼兄弟也玩过。

但Joe认为这次暴跌和2018年还是不太一样。他告诉《锐问》,“2018年那次暴跌了90%,和三年前比,今年这次跌幅不算什么。三年前,人们还在争论加密货币会不会消失。而如今市场已经有共识,数字加密货币的时代已经来了。”

“另外,这次机构玩家进场,加密货币也有了更多的应用,比如去中心化金融(DeFi)和非同质化代币(NFT)。”

3

过去三年,Joe一直在想,2018年比特币那场暴跌,何时会重演?比特币在加密货币失去主导地位,流向山寨币,比特币暴跌,然后全部崩溃。

而比特币之外,投机者早就盯上了新目标。追踪加密货币行情的实验数据里,Joe也留意到以太坊(ETH)的市值正在迅速增长,并且相对稳定。

“如果有时光机,回到2018年的元旦,我一定会拿那1000美元押注以太坊。之后每年投1000美元,4000美元本金就会变成52705美元,增长1281%。换成投资比特币,收益率只有651%。”

仅此于比特币,以太坊是全球第二受欢迎的加密货币。

它和比特币相同,又不同。基于区块链技术,它们都能存储价值,当作虚拟货币。但比特币旨在促进去中心化交易,以太坊的设计则允许用户在数字分类账中存储更复杂的项目,比如金融合同和应用程序。

如果说上一次首次代币发行(ICO)风波,寄托着区块链技术革命传统金融系统的理想,消除繁琐手续和交易成本。那这一次,非同质化代币(NFT)流行,想要努力证明这门技术是有用的,而不仅仅是货币交易。

简单说,NFT是一种更具体的数字资产,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它可以是游戏道具、艺术品、门票等等。在以太坊的区块链技术平台里,开发者创建简单的用户界面,人们可以在里面,用信用卡购买、出售和创建它。

2017年,庄家乐此不疲地发币,托盘,割韭菜时,NFT 项目已经进入大众视野,比如加密猫(CryptoKitties)。创建该项目的公司Dapper Labs负责人Roham Gharegozlou认为,这个生态系统应该由猫来驱动。因为互联网上,猫比狗更受欢迎。

说法听上去荒谬,但Gharegozlou的另一个项目NBA TOP Shot正在疯狂吸金,超越加密猫,成为目前交易量最大的NFT项目。2020年8月开启公测至今,该项目总销售额超过7亿美元。

它是Dapper Labs和NBA官方合作的数字收藏品平台。和你小时候吃干脆面集水浒卡差不多,但球星卡存在区块链上,没法造假,能够线上交易。每张卡片还会打包一个球星的赛场精彩瞬间视频。

大部分人并不真正了解NFT,以为是一种文件,就像JPG或者GIF,却已经开始为它掏钱。NBATop Shot这种项目里,不懂加密货币的体育迷,是在为球星卡而付费。

这种投资势头始于2020年。病毒在全球传播,经济下滑,美国下调利率,增发货币。投资者霍华德·林德松(Howard Lindzon)认为,“这是一个积蓄的周期,资金无处可去,正在做蠢事。”

随着大流行期间股票市场的日间交易量增加,投资者正在寻找风险更高,更神秘的赚钱机会。追踪该细分市场的Nonfungible.com数据显示,NFT市场2020年回暖,超过22.2万人参与,销售额达到2.5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了三倍。

今年3月,美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Kraken已经投入10亿美元,建起了NFT产品交易平台FLOW。

就像Joe向《锐问》说的,“比特币的主导地位是观察加密货币市场是否过热的一个重要指标。可随着越来越多其他加密货币变得主流,这个指标正在变得没那么重要。”他坚信比特币的价值,同时也认为,还有其他加密货币可能会崛起。

加密货币世界总是充满了神奇的变化。Joe认为这是个让人兴奋的时代。对刚入门的投资者来说,比起购买暂时还没合法的比特币基金,亲自去加密货币交易所探索更有趣。

截止2021年4月,Joe这项加密货币实验的三年合并收益率为+513%。

以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自行判断风险。以上仅代表采访对象个人意见。

推荐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4 × 3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