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比特狗新闻为弄清炒币市场,我自创了一...

为弄清炒币市场,我自创了一种加密货币(中)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的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外国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即使不是币圈的人,也多少都会听到数字货币的新闻:有人一夜致富,有人倾家荡产。数字货币市场到底是怎样运作的?《纽约时报》的记者打入炒币者内部,甚至自己创造出了新货币,来近距离了解这一潮流。本文来自《纽约时报》,作者 David Segal,原文标题“Going for Broke in Cryptoland”。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制图 Erik Carter

到处是骗局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以为,访问 Cryptoland(一个购买数字货币的平台——编者注)网站就能够得到精确的消息,就像是瑞士手表的内部结构一样精准。但事实上,它更像是一块沼泽地,没有明确的道路,其中一半的信息是不正常的人写的。这些网站大多数都很缓慢、漏洞百出,令人费解,在网站上操作的时候,几乎每个步骤都需要暂停,去查一下YouTube教程。

另一件糟糕的事情是,Cryptoland 网站还有很多骗子。有些人在静等别人的操作失误,这样钱就可以被他拦截,而且永远也别想要回来。有些人制作需要下载的应用程序,这使得买家的资产很容易被窃取,有些人在生产山寨货币——现在有好几十种硬币都被称为比特币。

在数字货币网站的损失难以准确估计,从每年数亿美元到10亿美元不等。根据加密货币管理公司 MyCrypto 的安全总监哈里·丹利 (Harry Denley) 的说法,每天都有三五十人与他联系以寻求帮助,试图追回的自己的钱财,少则500美元,多则达到120万美元。但几乎每一个案例他都无能为力。

哈里·丹利说:“如果你向卖给你数字币的那些人寻求帮助,他们就会告诉你,你会买这些数字币你就是个白痴。”

我在 Cryptoland 上也遇到过许多骗子。第一个是在我购买篝火币快结束时出现的。那时我已经在这条路上摸索着走过了十几个步骤,最后落在了PancakeSwap 上,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金融交易所,加密货币可以通过它在没有中介的情况下进行交换。

当我最终按下“交换”按钮时,我的篝火币似乎消失了,我接连等了两个小时皆是如此。

于是我找到了网站管理员咨询,他是一个叫蛋糕约翰逊(Cake Johnson)的人。

我说明了出现的问题。他回答说不用担心。

他解释说:“你的节点内字符串有问题。”

然后他为我提供了一个链接,说是可以“纠正”这个问题。通过这个链接我进入到一个网页,该网页要求提供我加密钱包的12位密码——这些密码被称为种子短语,是加密货币世界安全的关键。

我学到的第一课是,永远不要分享这个密码。

当我抱着怀疑的念头重新找到约翰逊时,他这样回复我:“你输入的信息只对你自己可见,我们使用了365加密技术来保护你的隐私。”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我向他亮明身份,介绍说自己是《纽约时报》的记者,并要求提供 PancakeSwap 新闻办公室的电子邮箱,然后这位约翰逊再也没有回复任何信息。

这种经历就像在银行遇到一个警卫,他却试图抢走你刚提出来的现金。我给 PancakeSwap 的电子邮件地址发了消息,最终一个叫谢弗·皮斯 (Chef Hops) 的人回复了。

他写道,约翰逊不是真正的网站管理员,是有人假装的。他说:“很不幸,但是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事实证明,我的篝火币没有下文只是因为网络拥堵。从 PancakeSwap 到我的加密货币钱包这一转账过程花了整整四个半小时,这说明了关于 Cryptoland 的另一个问题:它的速度很慢。

在篝火币落进我钱包不久,篝火币和其他所有加密货币的价值就开始暴跌。

事实上,这是篝火币的第二次濒临“死亡”。第一次发生在4月份它刚被创造出来的几天,很明显,当时开发者推行的是“先推高再倾销”的策略。篝火币开发者在它最初上涨后几乎卖掉了所有的货币。

但杰西尔·托利亚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持有者决定拯救篝火币。目前,没有人因此得到报酬。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无疑是一项使命。

当时,篝火币的市值已经超过2600万美元,几周内就有大约20万名持有人加入游戏,牙医托里亚与他们并肩作赞。在YouTube和Telegram上,他解释说他们都买进了一个骗局,他认为,现在围绕篝火币可以形成一个社区,只要足够耐心和专注,它就可以成长为一个繁荣的企业。他提出的想法是,篝火币可以作为 Facebook 的替代品,并且是一个真正保有隐私并且无广告的替代品。

大多数持有者都为这个想法感到高兴。在篝火币的 Telegram 账户上,托利亚被誉为“英雄”和“圣人”,他也对此十分满意。杰西尔·托利亚花了多年时间学习牙科,部分原因是他家里有很多人都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但他自己从未感觉到牙医是自己一生的使命。

5月的一次采访中,他这样说:“我一直想做一些大事,一些具有未来主义视野的事情。” 对他来说,篝火币无疑是一个神奇的故事,是加密货币起死回生的经历。

但是很快,部分国家反对加密货币的行动使篝火的价格不断下跌。到6月,许多篝火币的持有者纷纷抛售手上的货币。他们经常被谴责散布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

在 Telegram 账户上,到处散布这种情绪的人会被踢出去。

到今年6月,770万个篝火币只能换1美元。虽然这对篝火币的早期持有者来说非常残酷,但对于许多热衷炒币的人来说,极低的价格正是吸引他们的一个因素。据相关媒体报道,历史上第一个比特币的交易价值其实只有几分钱,如果像篝火币这样的数字货币的价格能达到1美分,那么持有者(未来可能)会变得惊人的富有。

可惜的是,1美分大关是难以突破的,这是因为创造者通常会制造大量的代币。以篝火币为例,现在已经有650万亿的篝火币被制造出来了。如果它们每个值1分钱,篝火的市值将远远超过苹果和亚马逊的总和,还得添上沃尔玛。

但是炒作币的核心受众似乎并不在意。一个绰号为霍德勒 (Hodler) 的人6月在篝火币的 Telegram 组里说:“我在这个价位买了更多币,现在我买了350亿个代币。” 另一个叫罗西 (Rosie) 的人回答道:“你是个传奇,多买点!”

考虑到损失的规模很小,聊天的基调基本上是正面的。人们不停地谈论着篝火币社区的力量,谈论着篝火币在“规划”中的项目将如何变成一个现象级的事件,大家还说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这种乐观情绪似乎挺令人费解的。几周之前,我偶然发现了 FEG Token 的 Telegram 社区,这就让事情变得更有意思了。FEG这个缩写代表“喂养每一只大猩猩 (Feed Every Gorilla)”。在数字货币取名的问题上,大猩猩似乎和狗狗一样受欢迎。 7月的某一个下午,上百人聚在 FEGTelegram 群组语音聊天。

他们听起来很像篝火币的支持者们:他们热情地谈论着这个社区,坚信 FEG 将改变世界,谈论 FEG 的产品,还包括一个据说比其他交易所更安全的交易所。他们认为 FEG 币的故事将载入史册。

但事实上,FEG 的价格已经从5月的高点跌到了谷底。到7月初,1.48亿个 FEG 币才相当于1美元。根据Coinmarketcap 网站的数据,FEG 的市值仍为1.76亿美元,拥有约60万名持有人,当天下午的聊天中,许多人仍然兴致勃勃。参与者表示这是一个长远的项目,投资时间长达十年。

推荐阅读:

  • 为弄清炒币市场,我自创了一种加密货币(上)

  • 为弄清炒币市场,我自创了一种加密货币(下)

译者:Michiko

推荐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5 − 1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