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比特狗新闻为弄清炒币市场,我自创了一...

为弄清炒币市场,我自创了一种加密货币(下)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的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外国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即使不是币圈的人,也多少都会听到数字货币的新闻:有人一夜致富,有人倾家荡产。数字货币市场到底是怎样运作的?《纽约时报》的记者打入炒币者内部,甚至自己创造出了新货币,来近距离了解这一潮流。本文来自《纽约时报》,作者 David Segal,原文标题“Going for Broke in Cryptoland”。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制图 Erik Carter

人们为什么投资加密货币?

随后,我在群里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在简短的口头解释之后(毕竟有记者突然闯入他们的社区是很奇怪的事情),这群人都很友好,很乐意回答问题。

我问他们:为什么投资加密货币?

一个叫波格丹·丹兹 (Bogdan Danci) 的人回答说:“我住在荷兰,这里的银行以及整个中央系统在2008年崩溃了,我们因此损失了一大笔钱。为什么我们要为银行里的那些赌徒买单?我们整个国家的人都被骗了,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进入这个领域。”

这里许多人都有相似的感觉:通货膨胀正在吞噬法定货币,而股市里到处是危险的泡沫。一些人认为,上一辈人死死地抓住了世界的财富,并且永远不会把它们交出来,数字货币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好办法。

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加密资产管理公司 Ikigai 的特拉维斯·克林 (Travis Kling) 说:“你必须首先看到不平等,然后才能理解为什么年轻人会购买加密货币。特别是在疫情之后,富人变得更加富有了。这些人觉得金融系统把他们排除在外了,而政治家们都是骗子,大科技公司在窃取数据。这(购买数字货币)是对所有这些不公平的抗争。”

与普通投资相比,加密货币还提供了更深层次、更令人满意的东西——它为炒币者提供了“意义”。你在加密货币聊天中花的时间越多,它就越像一个宗教,要求你有信仰。异教徒——即那些在 Telegram 上意见不一致的人——都会被驱逐出团队。另外,如果你待在小团体的时间足够长,就会开始向他人传教。

丹兹在 Telegram 的聊天中告诉我:“一旦你开始看到一个项目有改变世界的潜力,你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推广它,因为它真的改变了游戏规则。”

有人插话说:“抵抗(数字货币的潮流)是徒劳的!”

投资加密货币让人有一种中奖的错觉,也带来了因共同的爱好而结识朋友的机会。这就像赌场里的社交活动。一位聊天者说,他每天在 FEG 的聊天室里要花大约10个小时。

他说:“我和这些人比和我的朋友聊得更久。”

创造数字货币合法吗?

在制作我的炒作硬币 “傻子币” 之前,我需要了解一个基本问题:这样做会不会触犯法律?我准备创造一种听起来像证券的产品,并将它在全球范围内出售,这听起来很容易引起证券交易委员会或我所居住的英国监管机构的关注。

一般情况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很少对加密货币骗局采取执法行动,但在最近的一个周二,证交委的主席加里·根斯勒 (Gary Gensler) 要求国会给予更多权力来监督数字货币行业。目前,在炒作币业务中,没有人为因为法律监管而发愁。篝火币团队的一名成员安德鲁·坎宁安 (Andrew Cunningham) 说,公司已经聘请了律师,但只是为了研究商标等问题。

我咨询了两位该领域的律师:一位是曼哈顿的菲利普·穆斯塔基斯 (Philip Moustakis),另一位是伦敦的丹·海德 (Dan Hyde),他是一份关于国际加密货币法的作者。

两人都告诉我,数字货币创造者可能会被任何一个国家的监管机构起诉。在美国,如果数字货币符合 “投资合同” 的法律定义,那它就会有麻烦;如果它带有盈利预期,并且盈利来自于推广者的努力,也会出现类似的麻烦。

律师们说,最明智的做法是确保我的 “傻子币” 完全不能挣钱。

没问题,反正我的货币也不是为了赚钱。尽管傻子币是我在一位精明的老手指导下创造的。

阿雷奥拉 (Arreola) 是“让我们制造一种假币”视频的作者。当然,他不是为了指导骗子,而是为了警告投资者,向他们说明证明制造一种新的加密货币只需要一台电脑和足够大的胆子。

在发了几封电子邮件后,我和阿雷奥拉最终在Zoom上进行了会面。

在我抛出几个可能的货币名称后,他说道:“我认为我们已经有一个假币了。”

我把2100万个傻子币中的700万个在一个叫 BakerySwap 的交易所出售。它们值多少钱?我可以自由决定。我把一种价值30美元的叫做币安币(BNB)的加密货币扔进了傻子币的“流动池”。买家需要用它们的BNB来换取傻子币的金额,每次交易之后,傻子币的价格就会上升。

事实上,大多数开发商用1万美元或更多的钱作为流动资金池的抵押。投入这么小的金额,我的做法可以说是在毁掉这款货币。它就像一台缺油的机器,根本无法运转起来。

不过,我还是想尝试一下炒作数字货币的广告和宣传活动,所有这些活动都是各种自由职业者的供应商和网站推出的。首先,我让它看起来好像一群投资者已经抢购了傻子币,Cointool 让制造假象变得无比简单。

这个网站的 “批量生成钱包” 按钮可以即时创建100个加密货币钱包,每个钱包都有自己的12个字节的安全短语,我花了大约70美元。我在每个钱包里放了100个傻子币,别人看不出这些钱包是由我这个创建者制作的。

现在我需要把这个东西推销给加密货币的潜在买家。我仅需雇用一个 TikTok 网红来录制宣传傻子币的视频就好了。通过一个名为 Collabstr 的网站,我找到了我的理想表演者塞缪尔·马尔基 (Samuel Malki ),他的账号里有500万粉丝。他一边说唱,一边用成堆的百元假钞扇风,戴着夸张的眼镜、王冠和夸张的假牙。

他在 Instagram 的视频通话中和我说:“我其实和我父母住在一起。”

真的有人买了

此外,我还雇了一个网页设计师来建立一个“傻子币 “网站。在“创建团队”一栏中,我用了一张朋友养的牛头梗犬的照片。这个网站还有一份“白皮书”,它准确地阐述世界和投资者为什么需要这种硬币(结论就是完全不需要),我的公司基本上是在诚恳表达“投资者请绕道而行”的想法。

最后,我写了那个泄气的 CryptoMoonShots 公告。在一个叫 Fiverr 的网站上,我找到了一个被我称为“专家巨魔”的人,我雇佣他为我发布公告,为了确保公告出现在最开始的位置,我在一个叫 Soar 的网站上购买了100个Reddit 的“赞”。总的来说,这种数字货币和它的人工造势花费了大约1000美元。我让乌克兰的一家审计公司 Zokyo 检查了这种货币,确保它不会被黑客攻击。最后,在7月2日的指定时间,CryptoMoonShots 上的公告出现了它的身影,马尔基发布了他的 TikTok 视频,Coinforidiots.com 网站同一时期上线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说,几乎什么都没发生。四个人,也有可能是机器人(这很难辨认),总共买了73个傻子币,产生了小量的销售额。值得庆幸的是,这款数字货币完全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没有人受到经济损害,但有一个团体似乎感到失望。我雇佣了另一个网络短工,他来自尼日利亚,负责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傻子币Telegram组群链接。来自全球各地的大约 300 人出现在这里。有些人感到困惑,有些人听起来就像一群急于寻找传教士的成员,他们想听一听即将到来的富裕的福音。

一个叫迪伦 (Dylan) 的人问:“你为什么对这种硬币如此悲观?”

我拒绝向他们保证财富,这让这些人感到失望。

另一个人问道:“我们到底该不该买!”

我回道,别买。

一个叫乔盖·迈克 (Geogae Mike) 的人写道:“OMG,我是不是进错组了?”

一夜致富的幻象破灭了

在7月初的一次采访中,托利亚的举止像一个坐了三天碰碰车的人,显得有些慌张。篝火币的领导团队——营销人员、平面设计师、应用程序开发人员等仍未领到薪水的人员——人事发生了变动。

托利亚与一个可能的投资者的交易失败了。医生叮嘱他吃药。对篝火币价格不满的持有者曾威胁一位主要的篝火投资者(但没有提供细节),托利亚认为其他人可能会要求他花更多自己的钱在营销上。

他这样评价这些人:“一群疯子。”

牙科职业的大门将继续为他敞开。他可能永远不会热爱牙医工作,但牙医至少不用担心被愤怒的货币持有者冷嘲热讽。

一周后在 YouTube 上,托利亚似乎很高兴地宣布,篝火币团队成员坎宁安 (Cunningham) 将成为篝火代币的新任首席执行官。当天晚上,两个人公布了篝火币的第一个产品“纵火犯”(Firestarter)。

这是一个新代币的启动平台,坎宁安带观众在线参观。他们的想法是,数字货币开发商将付费访问 Bonfire 持有者及其管理团队的专业知识,同时新货币将接受审查,以杜绝诈骗。

YouTube 上的一些评论者对纵火犯给出了差评,也许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个闪亮的新平台的缺陷,这个平台旨在评估新钱币,在一个由骗子主导的行业中,谁会花钱买一个合法的印戳呢?

但这只是少数人的意见,大多数人都很兴奋。

一个叫G的人当晚在篝火币的 Telegram 聊天中写道:“我只知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坚持到最后。”

推荐阅读:

  • 为弄清炒币市场,我自创了一种加密货币(上)

  • 为弄清炒币市场,我自创了一种加密货币(中)

译者:Michiko

推荐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9 + 19 =

最新文章

spot_img